跳转至

20200104152603.gif

Vol.006 烂牙修复指南

对于牙医们来说,常见的洗牙补牙拔智齿并不是问题。真正的顶级牙医,拼的是如何在毫米尺度上设计牙齿,让一口烂牙焕然一新。

20200104155457.jpeg

牙科行业的进步很大程度上是娱乐圈推动的。为了完美形象不计代价的演员们,让好莱坞所在的洛杉矶变成了全球牙科最发达的地区。

但在中国,对于糟糕牙齿的主流解决方案还是牙冠——把牙齿磨小之后戴一个金属或陶瓷材质的牙套。除了丑和不耐用以外,磨损牙齿带来的不可逆损耗会在未来引发更多问题。

20200115152909.gif

而顶级牙医的工作就是在这两方面不断挑战——优化外观的同时降低损耗。

常用的一种解决方案叫 Digital Smile Design ,简称 DSD,中文叫数字化微笑设计。

20200115153012.gif

DSD 最早由巴西牙科专家 Christian Coachman 开发并实现。通过口腔模型数字化,预先牙齿设计,贴面制造和精细备牙,在毫米量级上精确实现对牙齿的美学修复。

20200115153046.jpg

数字化的第一步是精确的口腔摄影。

通过 13 张椅位照片,13 张影棚照片和 2 段视频,牙医可以对患者的牙齿的凸度、纹理、色带、咬合关系,牙齿、牙龈和嘴唇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。

20200115153137.gif

20200115153200.gif

这些分析结论将支持他们在 keynote 中进行数字化设计。

我们找到了盖德口腔数字化中心负责人陈阳医生,下面是陈医生的演示:

首先需要确定的是笑线,即患者微笑时牙齿的理想位置。根据牙齿和笑线的关系图,我们就可以对每一颗需要修复的牙齿进行设计。

20200115153247.gif

先确定的是中切牙的长度,再根据比例确定中切牙宽度,较为理想的比例是宽度为长度的 75%—85%。

确定中切牙长宽后,通常使用黄金比例尺确定其他牙齿的宽度。即当侧切牙宽度为 1 的时候,宽度为 1.618 的中切牙,和宽度为 0.618 的尖牙被认为是最标准的牙齿比例。

20200115153346.jpg

当然,牙医也会根据患者的自身特点进行调整,例如亚洲人希望的中切牙往往会比欧美人小一些。

之后,通过电子游标卡尺测量牙齿数据,可以校准 keynote 中的尺子,来测量需要修复的牙齿数值。

20200115153458.gif

这些图像和参数将帮助口腔技师精确的制作烤瓷贴面。

制作贴面的第一步是获取客户的牙齿模型。常用的印模材料是硅胶,在硅胶印模中灌入石膏可以得到基牙模型,把基牙模型切开制作印模,再对印模浇铸耐火材料烧结得到材质不同的工作模型。

20200115153617.gif

在工作模型的表面覆盖瓷粉,再使瓷粉层烧结成型,就可以得到瓷牙贴面。

20200115153651.jpg

贴面的关键在于薄。

今天的贴面厚度可以控制在0.5mm左右。与牙齿粘接的贴面越薄,对牙齿的磨损就越少。此外,贴面的颜色,光泽和纹理也需要微调,接近真实质感。

烤瓷贴面的低标准化程度,对技师的个人技术有极高的要求。在中国,大多数牙科医院的贴面需求只能外包给工厂,只有少数私立医院才养得起全职技师。

烤瓷贴面的边缘常常仅有零点几毫米,为了让这零点几毫米与牙齿严丝合缝的粘接,牙医需要完成极其精细的备牙。

可放大40倍的莱卡口腔显微镜,能帮助牙医们实现这种毫米尺度的微雕,完成美学修复的最后一步。

20200115153719.gif

DSD 方案听上去并不太难,但在实际操作中,摄影位置,图像对齐,比例尺校准,贴面制作,备牙和粘接,任何一个环节的精确度出现问题都将导致糟糕的结果。

20200115153744.jpg

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在中国大城市的私立医院,才有可能出现 DSD 方案。

如果每一个环节都出现千分之几的误差,最后出现的可能是百分之几的误差。如果每一个环节都妥协零点几毫米,最后妥协的可能是好几个毫米。

20200115153803.gif

顶级牙医的工作,就是精确的控制这一切自然发生。